□金陵晚報記者 徐千惠
  當我成為老爺爺,當你成為老奶奶的時候,看著你聽我說完“我愛你”後的羞澀表情,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記憶。“我們結婚證上的照片都不是合照,我就想和她一起照張婚紗照。”今年85歲的阿基鞏告訴記者,這是他最想彌補的一個遺憾。
  “滿堂兒女不如半路夫妻”
  記者來到阿基鞏老人的家門口時,阿基鞏正和老伴併排坐在窗邊曬著太陽摘菜。
  25年前,當已經60歲的阿基鞏遇到了同齡的魯能英,相互扶持的雙手就再也不能鬆開。一桌簡單的飯宣佈著他們將永遠在一起,但這也給阿基鞏心裡留下了一個小小的遺憾。“那時候覺得不好意思,都沒有迎娶的儀式就直接回家了”雖然有遺憾,但是老人回想起結婚的當天,臉上依然遮不住幸福的神情。
  阿基鞏幼時父母去世,早早當家的阿基鞏15歲就做了學徒並承擔起撫養弟弟的責任。一直未娶的阿基鞏經人介紹認識了魯能英,兩人都覺得雙方合適便在這花甲之年結伴而行。
  “滿堂兒女不如半路夫妻”,這是阿基鞏說得最多的一句話。雖然沒有年輕愛情的激情,沉靜質朴的陪伴讓兩人走過了溫情的25年,在這一切都那麼完滿的時刻,阿基鞏想把缺失的一個重要“形式”彌補上。
  “我們結婚證上的照片都不是合照,我就想和她一起照張婚紗照。”阿基鞏對記者說。
  “你是我唯一的牽掛”
  魯能英身體一直不好,而阿基鞏也身患殘疾,生活上兩人相互照顧。魯能英曾經重病“每天上午我們散步去小區前的廣場散步,中午回來我燒飯,她身體不好,我就多做點。下午再牽著她去公園聽別人說新聞。”阿基鞏說,現在的生活就是最好的。
  就前兩天阿基鞏突發疾病,看著臉發白還不停抽搐的老伴,“我怕他就這麼走掉了”魯能英著急的直掉眼淚。
  趕來的救護車找不到路,不能奔走的魯能英邁著急碎的步子佝著背顫顫巍巍的跑下了門前並不長的斜坡。
  可這一小段斜坡讓抽搐阿基鞏看著魯能英的背影更加疼痛,辛虧醫生及時趕到,讓阿基鞏轉危為安,也是這次意外,讓阿基鞏意識到有些事需要提前準備了。
  社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出事後沒多久,阿基鞏找到社區提出了一個願望,“他希望在他走之後,社區能將老太太送到最好的養老院,他要把所有積蓄都留給老太太”。阿基鞏的生命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魯能英了。
  魯能英告訴記者,當初選擇和阿基鞏在一起也是看到他的人品很好,值得托付。
  “為你補上最美的時刻”
  “我們現在的生活已經很好了,年紀大了,墓地也買好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走了,老伴跟我一起也受了不少苦,現在想拍婚紗照就是想讓老伴高興高興,彌補25年來的一個遺憾。”雖說是婚紗照,但阿基鞏最希望看到老伴穿著旗袍,因為當初結婚的時候,老伴就是穿著一件旗袍。
  社區工作人員聽說了阿基鞏的願望,幾乎是全員出動,四處奔走尋找合適的影樓。也呼籲社會各界愛好攝影的朋友都來幫助老人們留下這最動情的一刻。  (原標題:耄耋老夫妻想補張婚紗照)
創作者介紹

周汶錡

vk83vkhh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